投稿电邮:dhsxwcn@163.com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会员登陆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大化时讯网

搜索
查看: 28033|回复: 0

天地与父母

[复制链接]

1962

主题

0

好友

876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3-12-3 08:30:48 |显示全部楼层
天地与父母
□ 韦 喜


  天地既是父母,认天为父,以地为母,传统的农人都有这样一份虔诚的信仰。父辈们总在一些平凡而特殊的节日里告诉我拜天敬地能保佑一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于是,从小我就对天地有着绝对的敬重,有着自然而然的信仰。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意识到,对于我这个从农村成长起来的孩子,更应该敬重另一个更贴近的天和地——父母,是他们一直在眷顾着爱护着自己。父母穷其一生,用他们日复一日的操劳和年复一年的憔悴托起了我求知的梦想,送我走出了大山。
  父母很敬重老人,不管生活多苦,每年在除夕前都会给老人、亲戚送食物礼品,名曰“辞年”,大概是“辞旧迎新”的意思。外公尤其喜欢喝米酒,于是每年大年初二都送外公些许米酒和腊肉。送与外公的米酒无需太多,装满一桶就差不多了。然而,提着这一桶走路却嫌太费力,山间小路尤不好走,所以父亲会找来扁担,一头挂酒,一头系上些腊肉,担去外婆家。不过在我还很小的那几年,我似乎记得父亲是把我放在箩筐里系到扁担的另一头,就这样挑着悠悠上路了。父亲第一次这样挑着我上路时嫌我轻,第二次时扁担两头就差不多平衡了,再过两年,父亲便不再担我。他大概是嫌我重了。直到有一年,父亲让我挑酒去外婆家时,我突然意识到我真的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可以挂在扁担一头小箩筐里的小家伙了。我很怀念那坐在箩筐里,挂在父亲肩上的扁担一头的旅程,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那种莫名的幸福。前几年通往外婆家的羊肠小道已变成宽阔的马路, 送些礼物也不再用肩挑,路程也缩短了,但却已失去那份最纯最真最美的幸福。去年由于病痛,外婆悄然离我们远去,只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来不及。我知道我再也不能孝顺她老人家了,那些在我的成长岁月里、经纶里播撒的恩泽,从此搁浅在残缺的记忆里,消散不见。很多冰封的悲伤,一直到她离去的遥远之后。终于渐渐苏醒,也更能体会父母亲所说的“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切肤之痛。
  父亲虽然不喝酒,但最喜欢的事情莫过于品尝酒槽里流出的第一缕米酒。端起那第一杯酒,会用嘴“砸吧砸吧”地碰撞着杯沿,慢慢的品味触及舌头的美味,那美味小孩是不能品尝的。
  父亲酿的酒很少,但在村里小有名气;他酿的酒纯、香、清,基本供待客用,也供节日之需,一般不卖。然而邻人多愿意拿稻米来换酒,父亲也不好拒绝。其实大家都知道,自家食用的米酒与专供出售的米酒的纯度是有很大差别的。没办法,邻人说父亲是个老实人。的确也如此,所以常常看到邻人喜欢来换酒。
  村里人都说老实人才酿出好酒,我想这话用在哪都恰当,做任何事情都要有一份老实才好。老实,就是要按客观规律办事。以酿酒本事为例:父亲先是要煮一大锅米饭,拌好发酵的药,密封半月以上,然后才能用文火烤出上等的米酒。这过程马虎不得,无论是用料,还是耗时,都必须严格遵守才行。父亲在这酿酒期间,常教导我:别乱动,酿酒马虎不得。我想,酿酒如此,做人做事又何尝不是呢?
  文章来源:《大化时讯》,由大化县委宣传部新闻宣传网络管理中心整理发布。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桂公网安备 45122902000016号

QQ|主办:中共大化瑶族自治县委员会宣传部|大化时讯网 ( 桂ICP备13005716号-1 )  

GMT+8, 2020-2-29 20:06 , Processed in 0.14513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6 Comsenz Inc.

骞胯タ缃戣铏氭嫙宀椾涵
骞胯タ缃戣ICP澶囨
璀﹁
瀵熷療
涓炬姤涓績
回顶部